Feeds:
文章
评论

Posts Tagged ‘团圆饭’

团圆�

团圆饭

今年的农历新年来得比往年安静。

记得,前年第一次在加拿大过新年时,还会跑去什么最大型的农历新年庆典凑热闹,也会开电视找华人新年节目看看。

今年,除了那件大红上衣,我可是什么都懒得做。可能是刚考完试,紧张的心情还未平复。还好,去年,我和Ed在马来西亚和家人过,总算热闹了一年。今年,静静地,也好。

不过,团圆饭当然还是不可少。就如前年一样,Ed的父母为我们准备了一顿丰富的晚餐。

Ed这半个鬼佬终于开始了解一些华人传统。要回家吃饭,也不再诸多推辞。他这个人以前是很怕华人礼节风俗的麻烦的。不过,吃了饭后,他还是自个儿到地下室看电视。

今天大年初一,Ed去上班,我在家上网。年又过了...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for translation)

在年三十晚,我和Ed回他父母家吃团圆饭。

Ed在加拿大长大,性格很洋化,农历新年没洋历新年重要。我则相反。要不是我跟他说回家吃饭很重要,他可能就免了。

他们一家从香港移民来加拿大已有三十多年。刚来时,语言不通, 生活艰苦。那时,华人很少,华人的物品当然也少。这么多年可能也没有好好庆祝过农历新年,加上这里也没有公共假期。传统要保也难。

所以,这里不讲究 – 没要把家里佈置得红东东,没要穿红的, 没什么都要新的。 当然没新年歌之类的。

Ed在美国工作近十年,从来没回加拿大过农历新年。我则刚到这里,是他家里的新宠 – 华人, 懂得读写讲中文,懂得一点点的传统。 虽然,我在澳十二年,家人一直在马。我也每年都回马过年。想起来,我可能比他们老人家还传统。

因为难得Ed和我都在多伦多,加上碰巧是周末,Ed不用上班。他俩老人家煮了一满桌的好菜,有龙虾,冬菇江鱼翅发菜,清蒸鱼,白切鸡,芥兰菜,及冬菇鸡汤。吃了一整晚。 我与他父母谈谈马来西亚华人如何过年。Ed什么也不懂,只是在吃!

我虽然想家,想念马来西亚的新年气氛 可这里也算有个丰富及像家的团圆饭。

这里的卫星电台也有播贺岁节目。

晚上,给妈妈摇了个电话。 电话线很忙,很难才打到。 马来西亚已是年初一。 没说到几句,妈听不清楚,因为一家大小已在“疯狂”地及很吵地打麻将!

放下电话,带着那一点点的新年感觉入睡...

please click here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