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Posts Tagged ‘家人’

真的很久没写部落格了。

最近的两篇都是Ed代我写的。

在没写部落的日子里,我和Ed在马游了几个旅游胜地。我这个十多年没在马生活的大马人,突然对大马有了另一面的认识。

在没写部落的日子里,我又病倒了。都是在旅行时吃出来的,嘻嘻。在大热天下走了好几个小时后,还要吃煎炒热辣的,还有什么任你吃海鲜生锅啦。不病才怪。

在没写部落的日子里,Ed回多伦多,我拖着一个旅行箱回到墨尔本勤奋工作。老板结婚,我回来帮帮忙。反正,在加国无所事事。加上内疚,做少奶奶也太久了。再出来闯闯,脑袋不会生锈。

在没写部落的日子里,我上班上得像条狗。下班后,累得什么都不想做。写部落很花时间,需要思考,要整理思索,也要整理照片。我虽然有很多感触,可却真的心有余而力不足。

在没写部落的日子里,我都在适应不同的生活,不同的气候。在加国,我是量地的。在马,我向爸爸学中医。在澳洲,我很努力地做一个好的药剂师。加国,现在天寒地冷。大马,天天炎热。墨尔本,天气多变。一个多星期前,气温39度,热。今天,18度,刮风,下雨,冷。

在没写部落的日子里,我都在飞,都在搬。从多伦多飞到大马,再飞到墨尔本。在墨尔本,我先暂住朋友家。现在,已搬到另一个空空的公寓里。迟些,可能会搬到乡下小镇上班。那里的药剂行可能会给我住motel吧。

在没写部落的日子里,日子很忙,有时也很累。还好,我有音乐和小说的陪伴。有家人,有Ed。在三个国家里,都有很多很好的朋友。也有很多朋友,还有我认识和不认识的读者常来这里看我。

所以,在忙和累,在飞和搬的日子里,日子很充实,很快乐。

cny_lunch.jpg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原本, 几天后,我就会回马。一来,是要避一避这里的严冬。二来,是要出席共三场的婚礼。可是,最后还是改变主意,刚巧找到机票,就决定留到圣诞过后才回马。因为,圣诞在这里大过天。就如农历除夕一样,要一家团聚。我知道Ed和他家人希望我可以多留几天。所以,就留下来过圣诞。而且,去年的圣诞不是白色的,有点失望,今年雪下早了, 应该可以如愿以偿。

现在想起来,我也还没见识过马来西亚华人的婚礼。我在澳洲那么多年,马来西亚的朋友结婚,我都没机会出席。在澳洲,虽有参加过华人的婚礼,但都有点西化的。我还没见过什么兄弟们上新娘家‘抢新娘’啦,什么玩游戏捉弄新郎新娘啦,还有什么媒人婆尽说好听的话啦, 等等。这次回马参加婚礼,正好让我这个也开始有点西化的华人开开眼界。

只是,改了机票后, 我会错过一个怡保朋友的婚礼。很可惜。那婚礼是我很期待的。因为,在较小的城市举行,应该会较吉隆坡的传统, 也较不同其他两个婚礼是在吉隆坡)。我这个朋友也是在澳洲住了十多年。这次回马结婚,主要也只是让马来西亚的家人开心就是了。 我有几个在澳洲住的朋友都是如此,他们是一点都不用操心婚礼的。一切交由父母办,他们想怎样搞就怎样搞。总之,到时候,飞回马,出席婚礼,露个面, 一切照做,和亲戚打个招呼,就可以了。婚礼嘛,老人家开心就是了。

我曾听说过,有些朋友(不论是华人或洋人)因为婚礼和家人闹不满。也难怪,两代人的观念不同了,要办的形式相异,磨擦是难免的。有些华人朋友爱开玩笑说,她们的婚礼哪是她们自己的婚礼,其实是她们妈妈或家婆的婚礼。一切听她们就是了。华人传统尊重长辈。有些人觉得,算了啦,不然关系没弄好,嫁进去就难相处。可是,我有些洋人朋友对我说,如我结婚,一定要搞个自己开心的。这是一世人一次的,回头缅怀的是自己。别人意见听得多少啊。哈! 真是华人和洋人的观点不同。我觉得各有各对。只是,洋人性格较不记仇,过了就忘,相处不会太难。华人嘛,有可能会碰礁哟。

说起洋人的婚礼,前阵子,Ed带我去一个他好友的婚礼。在高尔夫球场举行。很小,才五,六张桌子。那五,六十人是新娘新郎最亲近的家人亲戚朋友。搞笑的是,他们想到可能有人不爱跳舞,给我们猜字游戏玩。新郎还有时间过来和我们玩上好一会儿 (如图)。我好喜欢,感觉好亲切,认识了些新郎新娘很好的朋友。我们真的是为新郎新娘庆祝,替他们开心的。可是,有些婚礼,有超过三百多人。我啊,坐在远远看我穿得很漂亮的朋友,可是却一句话都说不上。 当然,心中很替他们开心,可是也同时在婚礼上碰上一些人其实一点都不认识我的朋友或朋友的另一半。问起他们,关系差上几千万里。有时会疑惑,他们在这里是不是真的会替我朋友找到一世伴侣而开心。

唉呀!我啊,在这里啰哩啰嗦,又不是我的婚礼。嘻嘻!怎样都好,真的很替我那三个结婚的朋友开心。很期待见证他们说我愿意时的那刻…

please click here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Read Full Post »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爸爸很爱热闹,尤其喜欢一家共聚的气氛。

难得劳动节(五月一日)公共假期,我又在马,就邀了二舅母和堂弟妹们来我们店铺开大吃会。

[嘻嘻! 抱歉,我爱吃,我爸爱吃,我男朋友爱吃 :)写了那么多篇有关美食的贴字,还是要写,而且会继续吃,继续写 :)]

爸爸早在几天前已想好要煮什么。

当天一早去甲洞菜市场 (巴刹)买材料。

回到家就大显身手做大厨,誓要煮出一顿人人举起大姆指赞好的美肴不可。

我也不多说了,贴上几张照片,让你们评, 也让你们羡慕吧!:P

坦白说,老爸煮的咖哩好吃过我的 ! 姜是老的辣 !也难怪,在马买得到新鲜的椰浆和好的咖哩浆。(给自己找藉口:)

还有, 二舅母的甜麦粥加蜀粒, 妈妈的红豆沙……甜品,我的最爱!

哦! 有一件事要提,妈妈和二舅母说,咖哩鸡是不加pandan叶的 ,咖哩叶已够了。原来,是我自作聪明(见生日和饯行晚餐):p 。我被揪出狐狸尾,推搪说多伦多买不到咖哩叶! 这倒是真的。只是,不好意思,误导大家。 抱歉。

可是,当我读到,在劳动节当天,美国,澳门和泰国都有劳工为争取一些权益游行示威。我们却只是快快乐乐吃了一天 (看我的堂弟们吃得多开心),而感到一点点的内疚。

please click here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Read Full Post »

回来近一个星期了, 没怎么写有关马来西亚的生活。

有几个朋友关心,问我还好吗。

其实, 很好,谢谢。

回家,最温暖。

有妈妈体贴入微的照顾。衣食住行都无需担心。

只是,身体还很累,也还在适应这里炎热的天气。

除了见一些亲戚朋友, 大学教授刚批了我硕士论文的大纲,我也开始为写论文忙碌。

还有,我一向馋嘴,一到马就尽情享用街边小吃,却搞得肠胃不太舒服。

身为中医的爸爸要我戒口,不再让我吃刺激性强的食物。

天啊!回马不吃这些,就没了乐趣。

为此与爸口角,唉, 我这个不孝女, 虽知爸爸纯粹关心。

妹妹知道我要买一些电脑零件,也为我蹦跑采购便宜的。

家,有家人的嘘寒问暖, 很是温暖。

一切很好。 谢谢。

I have been back in Malaysia for nearly a week but have yet to write much about my home-home. A few friends had wondered how I have adjusted myself being back.

Returning home is always warm and pleasant feeling, and I am not talking about the 33 degree heat and 70% humidity. Mother is always around to look after me. I can totally relax and not worry about daily routines such as meals and laundry. But on the whole, I am still a little bit exhausted from the travels and time change, and is still adjusting to this hot and not-so-pleasant humidity from the cold and gray of the Canadian winter.

My lecturer has recently approved my proposal and content of my thesis for my TCM Masters. I’ve trying to balance between catching up with relatives and friends and writing the thesis.

Those in Malaysia knows that the street food is fantastic and full of variety, something Australia and Canada is missing. However, on this visit I found myself not too used to it and suffered from some mild gastrointestinal problems. My father, who is a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doctor was quite worried and forbid me from eating anything that is too spicy, too sour or greasy. This frustrated me so much that I I had a small argument with him. I know it is very unwise of me to argue about such a trivial thing, knowing that my father was only looking out for my well being.

Everyone in my family is helping and looking after me so well and I am so appreciative of having such a wonderful family. So the answer is, “I guess I am adjusting rather well to being home after all.”

Read Full Post »

昨晚抵马。

回到家了。

妈妈好开心,因为我胖了。因为,这代表我的日子过得好。

上次,从澳回马,为了搬去加拿大忙得瘦了好多。

这次回马,胖了。在加国好吃好住, 没压力了四个月,哪有不胖的 :)

没关系啦,妈开心就好了。

........

这几天,飞得有点累,定不下心写好部落.....希望这些短短的贴字(post) 可代表我现在的心情....

Arrived Kuala Lumpur last night.

Feeling relieved – I am home.

Mum is very happy to see a fatter me.

For her, it is an old fashion sign of a better life.

When I was home last year Nov, I lost lots of weight due to the stress of moving to Canada.

This time I am home with more weight because of a life with no stress for four months.

I am fine with a rounder face and thicker waist and mum is happy 🙂

…………..

Feeling exhausted after all the flying and can’t settle down to write something more substantial……..hopefully short and sweet posts are enough to reflect my feelings now.

Read Full Post »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前几天没有时间写部落,因为去了加拿大首都- 渥太华 (Ottawa) 一游。

Ed的弟弟和他的妻儿住在渥太华。我在圣诞节只见过他们一次,想再见一见他们。而且难得Ed也拿了几天假来陪我。所以,天气虽不太理想,我们还是在雨中架了五小时的车程去跑了一趟。

除了陪Ed的家人,我们也有一些时间在城中走走。Ed起初还以为我不会喜欢这城市,因为觉得它太小太闷。恰好相反,我很喜欢这个只有一百二十万人的城市。 就是喜欢它的宁静,不急躁的脚步。 最吸引我的是它那许多古老,宏伟,以石头为主要材料的欧洲式大型建筑物。可能是我还没去过欧洲旅行吧,总是充满憧憬。加上,那几天都下着毛毛雨和雪片,很有情调。

它是加国首都,是政治和文化的中心。所有主要的政府部门 (如:国议会院,国家最高法院等)和国家美术馆,博物馆都在此城市。

我们参观了国议会院,有专业的政府人员带领和讲解,让我对加拿大的政治历史多了一 份了解。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原来旧的国议会建筑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被大火烧得只剩下一小栋 (现为国家政治图书馆)。 旧国议会建筑是以木材为主要建筑材料,所以大火发生时, 一发不可收拾到无法重建。 为了重建人民的信心,加国决定重新设计国议会建筑。 为了避免相同的祸难,新的国议会院改用坚固的石头。为了纪念这段黑暗悲痛的历史,新的建筑的室内设计都用暗淡的灯光。

市中心有里多河(Rideau River) 自南向北穿城而过,注入城北的渥太华河。当年为军事目的修建和已有175年历史的里多运河 (Rideau Canal) 是此城市著名的历史性建筑。在冬天,它会转身为溜冰游乐场。

我们没时间参观国家美术馆,倒是馆前拍了几张照片(如下)。

please click here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Read Full Post »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for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拖延了那么久,终于决定了!

行程定了, 机票定了 – 要回澳洲完成硕士和做些散工,赚些钱。

唉!这些日子虽然较无所事事,可也没读到什么书。

日子就是忙blogging, 学新的东西和吃喝玩乐。

现在要回澳考试了才来担心。

我总是临时饱佛脚, 这个恶习改不了!唉!

悠闲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

一星期后, 就会从 多伦多飞去香港逗留几天, 见一见好友。

接着会回马来西亚陪陪家人两个星期,才回澳洲。

等考完试和一切弄妥后,会飞回马来西亚一些日子,再又飞回多伦多。

算是把地球走半圈吧。

虽期待着见家人和朋友,可是一想到十七个小时的机程就怕。

已买了一,两本小说准备在机上读,但可能会看电影多过看小说吧。

最惨的是,买机票买到口袋空空 !

爸妈妹妹,和各国的朋友们, 迟些见啦!

please click here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