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Posts Tagged ‘药剂’

不知你们是否有许新年愿望?是否有定新年目标?

听说很多人都没怎么许愿定目标了。或许是因为目标常无法完成,经历太多的失望,所以,以一切随缘的心态来迎接新年就是了。

我嘛,则年复一年,从不间断地又许愿又定目标。还没认识Ed之前,我在新年除夕都不出门。当很多人在外派对疯狂尖叫时,我则留在家中,回顾过去的一年学了什么,和思考在新的一年想要做些什么。这是我为新年倒数的一套。

有个目标,生活有了个重心点,我做起事来也加把劲。今年没完成,没关系。尽了力就好了。明年再努力。我也常不能依时完成愿望。但都没放弃,一年年地做,至到完成为止。

可是,当Ed知道我这个除夕夜不出门的‘习俗’时,他几乎要喷饭,觉得我又‘畸形’又天真。他觉得生活不用太认真。于是,过去几年的新年除夕,他都有事无事地拉我出去凑热闹。

今年,碰巧我俩分两地庆新年,我没太失望,反而有点期待。因为,我又可以遵守我以前的‘习俗’。虽然,我和Ed出门狂庆新年后的第二天,我依然会写目标。可是,好像还是在除夕晚写下的较进心坎里。

好啦!我长篇大论了一番,其实是想和大家分享我在除夕夜写下的新年愿望和目标。

  • 第一,当然是希望家人个个身体健康快乐,一家和乐,出入平安。世界和平,真的不想天天打开报章都要伤心好一阵子。至于, 要有健康,就要努力经营。所以,新的一年,我和Ed要吃得健康,少在外吃。要多褒汤,多煮中药调身体。
  • 第二,爸爸生意顺利,Ed事业顺心。这个嘛,我虽帮不到,但我希望自己少发小姐脾气,不唠叨,做好家务。这样Ed回家时,可以好好休息恢复。(我怎么变成了个家庭主妇?哈!别问我,我自己也很惊讶!)
  • 第三,今年我决心考取加拿大的药剂执照。要拿执照,就有好几个试要考。最令我头痛的是,考试范围竟包括所有以前大学的科目。大学是七,八年前的事了,很多日常工作不需用到的死板知识已忘了。现在要重考,真讨厌。没办法啦,我拖了这么久,也是时候要面对了。
  • 第四,这两,三个月在马,要好好跟爸爸偷师,学好中医的临床经验。等我一拿到加国的永久居民证,就要跟多元诊所租间房来开始看病。虽有点战战兢兢的,可我已做好心理准备,知道我可能要等一段时间才有自己的病人。没关系,不踏出那一步就永远前进不了。还好,Ed也很支持我。
  • 第五,今年,我想开一个新的部落。新部落和这个日记式部落有点不同。在新的部落里,我希望分享一些中医保健常识。写写对中医的体验和思考,还有提供一些容易在家烹煮的草药茶剂。希望你们也会捧场啦。
    等新部落概念较完整时,会告诉你们多些。如果新部落受欢迎,希望有朝一日可以集合成书啦。嘻嘻!我又在发白日梦。至少,如果我的永久居民证申请继续拖延,我不可以工作时,我有个可以努力的目标。

暂时这么多。其实,我还有几个愿望。不过,知道自己性格不专注,很容易分心。定下越多目标越难实现,这个做一点,那个做一点,到头来什么都没好好完成。所以,今年五个就好啦。如果,我懒散了,或想要半途而废,或开始分心时,希望你们会提醒我,会为我加把油。嘻嘻!我太了解自己的弱点了。

你呢?你的新年愿望是什么?

愿共勉之。

please click here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上周末,气温出奇地热,约30度,是破了这几年来秋天最热的记录。

怎知,两,三天后,气温突然降到12至14度,还下大雨和刮风。

Ed说,这才算是平常的秋天天气。

可是,一个措手不及,我还是着了凉。

我想, 是那天我去上法文班淋到雨时开始的。

头痛鼻塞,呼吸不到,最受不了,什么心情思绪都没了。真讨厌!

没什么,只是很少感冒,没想到这么辛苦,要发发牢骚。

要提醒自己,下回工作时,要对着凉的病人多点爱心。

还有,去药剂行买一些帮忙通鼻和润喉的糖果时,看到一些无助的病人。

在加拿大,感冒的药物和其他商品摆在一起。

即,自己拿就可以了,药剂师不过问。

病人看着一大堆的药物,抓头也不知什么才好。随手拿算了。

我看得心惊,真想问他 – 你有高血压吗? 有高血压的话,最好不要用这个。

真想告诉他 – 这个会有头晕的副作用,用时,最好不要开车。等等….

在澳洲,感冒药物的买卖都要经过药剂师或药剂师的助手。

主要是要帮助病人选最适合和对他们最安全的药物。

虽然,有些病人都会很不耐烦,怎么药剂师有那么多无谓的问题。

可是,小心能驶万年船。

感冒不是大病,它的药物虽大都安全,可是还是有副作用。

用得不妥当,是对身体有害的。

像在这里,病人可以随意买,虽然没澳洲那样啰哩啰嗦,可是看得我很担心…

没办法,我这个着凉了的澳洲药剂师还有一病 – 职业病。

please click here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