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07年12月

上海一夜 (1)

我现在在上海。时间凌晨五点。
因为时差,我睡不着。

飞机误点了,许多原本只是在上海转机的乘客都误了机,我在内。
误点的原因其实很离谱 – 机舱内的娱乐系统有问题,花了两个小时修理还是修不好。

下一班飞回马来西亚的飞机要等到第二天。
还好加拿大航空公司给我们免费酒店一晚做补偿。

虽有些乘客有点烦燥,我则心中暗喜:哈,也好,免费酒店,我又有机会游一游上海。何乐而不为。
因为这个美丽的错误,我有个美丽的上海夜晚,虽很短促….

[待续….请点击 上海一夜 (2)]

Read Full Post »

Merry Christmas to everyone !

圣诞快乐!

Read Full Post »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今天突然想到,我已很久没写有关美食的贴字了。 因为,我已很久没为食物拍照了。Ed受不了我在吃前将桌上的食物挪来挪去, 硬要为我们的食物’ 摆一摆姿势’,以拍出好照片。他现在禁止我在吃前拍照片,以免影响胃口,要我们安心吃就好了。其实,在餐馆对着食物疯狂拍照,顾客总会投以好奇的眼光,我也蛮不好意思的。 嘻嘻!

今天,我找到旧照片,要为大家介绍介绍蒙特利而驰名的烟肉。

烟肉其实是一种古老的肉类腌制法。简单来说,人们用盐,各种香料调味料来腌制肉类几天。这样可以将肉中的水份抽出,以防止细菌滋长。接着,将肉类放在火上面的烟‘烤’ (注:不是放在火里烤,只是用烟来‘烤’)。古人发现烟有防腐作用。在远古时期,没有冰箱,这样可以防止肉变坏, 主要是不要浪费食物, 和收藏起来以备收成打猎不足时吃。加上烟味让肉更好吃。算是两全其美的方法。而且,用不同的木起的火,会’烟’出不同的‘烟味’。

有些欧洲犹太人保存了这种烟制法。当他们移居北美时,也将这种方法带进北美。它那种在肉类留下的独特‘烟味’,使它开始普遍起来,尤其在蒙特利而。现在,烟肉已成了蒙特利而的到地特色。

(以上两张照片来自Schwartz’s的网页

我第一次去蒙特利而时,Ed无论如何要带我去著名的Schwartz’s 餐厅吃。Schwartz’s 的烟肉是当地最有名的。记得,我们晚上去时,队伍排到街上至少一尺远,听说常常是这样的。我们不想排,等到第二天三,四点才去。还以为这段时间不是午餐时间,也不是晚餐时间,我们该不用排队吧。怎知,还是排了二十多分钟的队。我俩还因为排队排得‘火’了,为无聊小事吵了起来。但我们一吃到好吃得不得了的烟肉,‘火’就消了,因为排队是值得的 😉

加上,这间餐厅有七十多年的历史,从没搬迁,也没特别装修过。里面只长长桌子几张,小桌两三张。如人少去,通常要和别人同桌。烟炉前有一张长长的高桌,一个人来吃的,喜欢坐在那,一边吃,一边看人‘烟’肉。虽有点窄,又有点乱,我倒觉得很‘古色古香’,很特别。我吃得津津有味。

听说,因为烟肉很受欢迎,但古老的腌制和烟法很花时间,所以有些餐厅会加上一些化学物来催促过程,或加强烟味。 Schwartz’s那么远近驰名,也是因为他们自称一点化学物或防腐剂都不加。一切按照古老方法。我看到一大堆一大堆的肉放在一旁时,其实有点怕。可是,还好我们没拉肚子。我想,古老方法该还管用。

当我最近去蒙特利而和一位来渡假的朋友聚聚时,他一见到我,就告诉我Schwartz’s 的烟肉多好吃。我哈哈大笑,说我也很喜欢呀!:)

please click here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Read Full Post »

[rockyou id=95723831&w=426&h=319]

我’有幸’体验到多伦多近十年来最严重的暴风雪。

昨天一整天,雪不停地下,不停地下….

我和Ed穿得厚厚地跑出去‘赏雪。

因积雪有20至30公分高,步步艰辛,才绕公寓一圈,我已气喘如牛。

今早,雪小了,轻轻地飘。

太阳跑了出来, 人们也出来了。我也出去拍拍照片。

阳光反射在洁白的雪上,好美好美。

人们暂抛开要清理那么多的雪的烦恼,先快乐地享受….

I was ‘fortunate’ enough to have the chance to experience the worst snowstorm in nearly ten years in Toronto.

The snow was pouring non-stop yesterday.

Ed and I went out during the storm, well, for an experience. It was rare chance.

The streets were covered by 20 to 30 cm of snow and was extremely difficult to walk.

We only walked around our apartment but I was already quite exhausted.

This morning, though still snowing, only lightly.

Sun is out, people are out too. Me too, taking my camera for some photos.

Temporarily ignoring the need to clean up the mess, people want to first enjoy the sunshine-filled beautiful snowwhite city ….

Read Full Post »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刚刚才看到加拿大的气象台预测, 这个星期六晚开始至星期天,有些地区, 包括多伦多, 会下一场大风雪。 多伦多积雪可能会高至15到25 公分,有些地区会有超过40公分的积雪! 不但下大雪, 也会刮大风和下冰雨。 这种天气最危险。气象台特别警告人民路上一定要小心,必要时改变计划最好。

这星期天傍晚,我本来要出席一个佛教集会。我已收到通知,所有集会将取消。几个小时前,我和Ed还没看天气预测。 那时,我们还兴致勃勃,要叫几个朋友星期天出来吃点心。为安全起见,这计划可能要泡汤了。看来,我们还是乖乖呆在家里煮饭看书好了。这里的生活就是这样,很看天气’做人’。 要常查天气预测,计划要随天气更改。

今年,雪不但下得早,还下得又狂又频密。难怪前阵子有预测说,今年冬天可能是十五年来最冷的。这是我在加拿大的第二个冬天,还好我已开始可以忍受这种冰点下的生活。而且,也不坏,我去年没缘过白色的圣诞(去年第一场雪在12月28日才下)。今年该如愿以偿了。现在,整个城市是白色的,加上家家户户已装上五彩缤纷的圣诞灯饰,已经很有白色圣诞的情调了。

欣慰的是,过了圣诞的两天后,我就会回马享受太阳普照的日子。可是,却有点担心从零下十度的冬天,突然变到三十度的炎热夏天,我最好不要病才好。我该开始煮药材汤‘补补’自己了!

please click here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Read Full Post »

(picture from http://monsterfactory.net/)

两星期前去One of A Kind Show逛。

它是一个在圣诞前,让艺术工作者卖他们的手工艺品的展览会。

很多消费者喜欢去,因为你可以在一个地方找到很多你想要买的圣诞礼物。

在美加欧澳等西方国家,人人可以花上好几千元在圣诞礼物上。

这种展览刚好迎合了这种市场。

它蛮大型的,有很多很精致特别,美丽可爱的手工艺品。

我向来喜欢看手工艺品,所以每个摊子都细心看。

还好,那天Ed心情好,有耐心陪我逛那么久。

我啊,看到很多都很心痒很想买,还好意志坚定,没乱花钱。

只是,买了个花瓶给Ed一个好朋友当圣诞礼物。

我也买了两个‘妖怪’公仔给弟妹 (右图,上图是它们的一家大小:) )。

我很喜欢,自己也很想要哟,可是我已有很多公仔了,这次还是省一省吧。

Ed叫我买一件我喜欢的手饰,就当是他给我的圣诞礼物。

可是,太多选择了,我三心两意,选到头疼,就决定不买了。

我见到一顶我很喜欢的冬天帽子(右图),可是我就要回马了,也不会用到,就不买了。

我也服了自己,‘省功’(节省的功力)一流。

其实没买什么也好啦,不然当我看到我信用卡的账单时,一定会后悔。

please click here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Read Full Post »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原本, 几天后,我就会回马。一来,是要避一避这里的严冬。二来,是要出席共三场的婚礼。可是,最后还是改变主意,刚巧找到机票,就决定留到圣诞过后才回马。因为,圣诞在这里大过天。就如农历除夕一样,要一家团聚。我知道Ed和他家人希望我可以多留几天。所以,就留下来过圣诞。而且,去年的圣诞不是白色的,有点失望,今年雪下早了, 应该可以如愿以偿。

现在想起来,我也还没见识过马来西亚华人的婚礼。我在澳洲那么多年,马来西亚的朋友结婚,我都没机会出席。在澳洲,虽有参加过华人的婚礼,但都有点西化的。我还没见过什么兄弟们上新娘家‘抢新娘’啦,什么玩游戏捉弄新郎新娘啦,还有什么媒人婆尽说好听的话啦, 等等。这次回马参加婚礼,正好让我这个也开始有点西化的华人开开眼界。

只是,改了机票后, 我会错过一个怡保朋友的婚礼。很可惜。那婚礼是我很期待的。因为,在较小的城市举行,应该会较吉隆坡的传统, 也较不同其他两个婚礼是在吉隆坡)。我这个朋友也是在澳洲住了十多年。这次回马结婚,主要也只是让马来西亚的家人开心就是了。 我有几个在澳洲住的朋友都是如此,他们是一点都不用操心婚礼的。一切交由父母办,他们想怎样搞就怎样搞。总之,到时候,飞回马,出席婚礼,露个面, 一切照做,和亲戚打个招呼,就可以了。婚礼嘛,老人家开心就是了。

我曾听说过,有些朋友(不论是华人或洋人)因为婚礼和家人闹不满。也难怪,两代人的观念不同了,要办的形式相异,磨擦是难免的。有些华人朋友爱开玩笑说,她们的婚礼哪是她们自己的婚礼,其实是她们妈妈或家婆的婚礼。一切听她们就是了。华人传统尊重长辈。有些人觉得,算了啦,不然关系没弄好,嫁进去就难相处。可是,我有些洋人朋友对我说,如我结婚,一定要搞个自己开心的。这是一世人一次的,回头缅怀的是自己。别人意见听得多少啊。哈! 真是华人和洋人的观点不同。我觉得各有各对。只是,洋人性格较不记仇,过了就忘,相处不会太难。华人嘛,有可能会碰礁哟。

说起洋人的婚礼,前阵子,Ed带我去一个他好友的婚礼。在高尔夫球场举行。很小,才五,六张桌子。那五,六十人是新娘新郎最亲近的家人亲戚朋友。搞笑的是,他们想到可能有人不爱跳舞,给我们猜字游戏玩。新郎还有时间过来和我们玩上好一会儿 (如图)。我好喜欢,感觉好亲切,认识了些新郎新娘很好的朋友。我们真的是为新郎新娘庆祝,替他们开心的。可是,有些婚礼,有超过三百多人。我啊,坐在远远看我穿得很漂亮的朋友,可是却一句话都说不上。 当然,心中很替他们开心,可是也同时在婚礼上碰上一些人其实一点都不认识我的朋友或朋友的另一半。问起他们,关系差上几千万里。有时会疑惑,他们在这里是不是真的会替我朋友找到一世伴侣而开心。

唉呀!我啊,在这里啰哩啰嗦,又不是我的婚礼。嘻嘻!怎样都好,真的很替我那三个结婚的朋友开心。很期待见证他们说我愿意时的那刻…

please click here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Read Full Post »

(Dear English reader,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今天看报看到加拿大大型的户外用品商家 Mountain Co-op 决定停止售卖所有polycarbonate塑胶做的盛皿器。当然,也包括那非常流行耀眼的Nalgene 水瓶。这是因为,一些最近新的科学研究成果认为塑胶内的一种化学成分,bisphenol A, 对人体有害。这 把我吓一跳,因为我是这种水瓶的忠实用者。

其实,很久以前已知道塑胶的害处。所以,我都会丢掉任何塑胶商品,绝不收起来用来装其他食物。或我会拒食任何装在塑胶内的烫热食物。我也决不会用塑胶盛皿放进微波炉内。 可是,倒是对Nalgene的水瓶情有独钟,因为还以为它是安全的,它是用不同於普通见的汽水瓶等的塑胶。怎知,防不胜防。

我和Ed都有几个这种水瓶。我出外露营,工作上课,天天带着。我以前有个粉红色的(如图),和我影形不离,药剂行的同事都叫我Pink Pharmacist了。Ed以前说可以装热水,我就放心装。现在,不知我吞食了多少化学物。虽然,以上研究有争议,因为有些研究说无害。真是不知相信谁好。但既然Mountain Co-op这个大型公司情愿放弃大笔收入,做出这种决定。我想,我还是将我心爱的水瓶打进冷宫较安全。

现代人的生活虽较有钱有闲, 可也真不容易。生活上的每一细节都有无数的化学品。我们可能要改食有机食物了,可是洗头水啦,肥皂啦,清洁剂啦,墙上的漆啦,街上的空气啦…..什么都有有害的化学品。真是防不胜防,避不可避。那些口口声声说是安全的物品,可能几年后又会被证实有害。真是没办法。我们苦苦挣钱,花一大笔钱消费,再花一大笔钱医自己。最终,无良厂家商家最划算, 医生药厂代代平安。

其实,担心也没用。最重要是做个明智的消费者。避得的避。避不得的话,就别去担心了。也希望商家们多用良心真心经商。

Ps: 有兴趣者,可以点击这里读此新闻。 以下是几个月前ABC电视台的新闻。

please click here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Read Full Post »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小时候, 很爱阅读, 是个书迷。就是因为常躺着看书,常在动摇的巴士内追小说,常顾不了灯光暗淡还是放不下书本,我变了个千度大近视。

上了大学后,虽还是常看书,可是少了文学,多了课教本。或看的是电脑。唯一接触文学时,是每个暑假回马追金庸武侠小说。不过,那也是好多年前的事。已忘了追小说的感觉很久了。阅读文学书籍这个好习惯早已慢慢在我的日常生活中消失。

现在回想起,我虽曾爱看小说,可是都是以华文书为主。 对英文的文学世界真是一无所知。在澳洲书店见到琳琅满目的英文小说,可真是不知从何看起。所以,要多看英文书的心常不了了之。

至到遇上Ed才稍有改变。Ed爱看书 (只是英文书,他不会中文)。他常鼓励我多阅读英文小说,因为他太受不了我很烂的英文。他说,‘拼命’阅读可较快地加强语文能力。这个我当然知道啦。可是,他的亲身体验还是给了我很大的鼓励。他七,八岁移民来加国时,英文很不行。就算到了中学,还是不过如此。一直到他拚命阅读,书写能力才开始大大地进步。

这个我也明白。我在澳洲住了那么多年,英文虽已比以往好,日常的沟通也没问题。可是,还是有很多时候有些词不达意,也写不出漂亮的文章。现在,手头上有些时间,所以决定好好啃书充实自己。

于是,Ed常带我到书店逛。他会介绍我一些好的作家。我则会站在那读上几页,看我喜不喜欢作家的风格。加上,这里有很多二手,或便宜卖过时畅销文学书的书店。Ed弟弟的妻子也很爱书。上次见她,给了我一大堆书看。

渐渐地,我又开始爱上了阅读。最近,除了中文书,也看了蛮多英文小说,对英文的现代文学界也开始有多些了解。

很开心,把遗忘了的好习惯重拾起来。也添加了新的阅读习惯。语文能力虽没那么快进步,可是书中的‘黄金屋’已找到….

please click here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Read Full Post »

这次去蒙特利尔一张照片都没拍到。反正为了见朋友,专心聊天就是了。加上,我也不懂怎么在这种又暗又湿的景象拍出好东西。我的朋友是摄影高手, 我也不好意思在高手面前献丑。

怎知,回到多伦多,才后悔没拍到秋末寒冷的蒙特利尔。所以,唯有向Daniel要了张照片留念。他好厉害!拍得真的好漂亮。在此与大家分享。谢谢了,Daniel !

拍这张照片时, 天空中已飘着雪片…..街上一片冷清….

It was rare to catch up with a friend, let alone someone from Australia. We met up in Montreal. It was very wet and dark while we were there. I knew I was not capable of take any good photos in such conditions. In addition, my friend, Daniel is a keen photographer and I knew I feel embarrassed to take photos in front of an “expert” 😉

When I returned to Toronto, I regretted that decision. No matter how poor the quality would be, I should have  a photo of Montreal in late autumn/early winter. I asked Daniel to send me one of his photos. The photo is so quite well taken and rather beautiful (see above)! Thank you Dan!

P.S. It was already snowing when the picture was taken.

Read Full Post »

昨晚, 多伦多下了一场大风雪。

我和Ed躲在家里看书。

我一边追读小说 《狼图腾》,一边看雪。

看那呼呼风声,带着那白皑皑的雪片,一层接一层地为大地铺上美丽又神秘的白纱。

我就这样趴在窗前看, 很美,真的很美。

偶尔,还会见到有一,两个人行单影只地孤行在风雪中。

回到书中,恰好眼前的雪景把我带到书中提到的蒙古草原那一年六个月的冬天生活。

我追读小说至凌晨两点,至到我累得再张不开眼睛。

一早我就挣扎起身,要看那还没被刮雪大卡车刮走的‘原样’。

雪已停了,整个城上纯白洁净地。

有些早起辛勤的人们已开始为门前扫雪,还要撒上盐。

这是为了路上行人和车辆的安全。因为,盐可以降低结冰点。

少结冰就好走些。潮湿的地面好过滑不唧溜的。

如一个不小心滑跤,龙尾骨也会摔坏。

有时,雪太厚了,车卡住了,要下车推车。

今年,是我在多伦多的第二个冬天。

记得,去年的第一场雪是在12月28日。

今年,约一个星期多前就下雪了。

雪下得比去年早了一个多月。

这几天有时温度已降到零下五,六度了。

其实,这边的生活也不简单- 要耐寒,要谨慎,要辛勤。

Read Full Post »

[rockyou id=93228397&w=426&h=319]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

当然来到蒙特利尔市,不能不谈它那耸立了几百年的古老法式建筑物。坦白说,我对建筑物不内行, 不敢在此班门弄斧。贴上多多照片就是 (如上,照片是在第一次游蒙特利尔时拍的,那时是夏天)。市中心有一条市中心的主街,Sherbrooke街, 很有趣。这条街很长。街的东部是法式建筑,西部是英式。驾着车在此街上东西跑,也看得出法式和英式建筑的不同。可惜没拍到英式建筑的照片以便比较。抱歉。

这里也有个小小的古城。城中有许多餐馆, 咖啡店, 酒吧等的。小巷中有艺术工作者卖他们的作品。我蛮喜欢的,很有欧洲风味,觉得很浪漫,很美。当然,我没去过欧洲,才大惊小怪。Ed去过欧洲,觉得这里不过如此。 我嘛,自己陶醉就是了。

蒙特利尔也是个节庆 (festival) 之城。听说,它常年办各类型的节庆。它的爵士音乐节是世界闻名的。Ed说,夏季时,几乎每个周末都会有东西看。我第一次去时,也刚好碰上蒙特利尔电影节。一屏大大的银幕摆在主要的大街上,整条街封锁了给电影节用,每个晚上都有好戏免费上映。

我和Ed在第一晚看了一部法国古典名片- Bird Cage。有英文字幕。第二晚去时,上映的是Mission Impossible。可是,我竟一点也看不懂!因为,他们竟配上法语,却没有英文字幕。我当然听不懂啦!别问我为什么他们这样做。可是,看到Tom Cruise讲法语也蛮搞笑的。

这回第二次游蒙特利尔,因为是冬天,倒好像没什么大型的节庆。即使有,我也没留意到,也没什么兴致。因为,天气真的很糟糕。整个晚上都在下雨,接着还下雪。不过,在雪中看蒙特利尔,再加上,街上的圣诞装饰,也真别有一番风味。白茫茫中,又有那五颜六色的霓虹光,很美(下图)。可是,我和我的朋友,却变了落汤鸡。

please click here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