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07年12月

上海一夜 (1)

我现在在上海。时间凌晨五点。
因为时差,我睡不着。

飞机误点了,许多原本只是在上海转机的乘客都误了机,我在内。
误点的原因其实很离谱 – 机舱内的娱乐系统有问题,花了两个小时修理还是修不好。

下一班飞回马来西亚的飞机要等到第二天。
还好加拿大航空公司给我们免费酒店一晚做补偿。

虽有些乘客有点烦燥,我则心中暗喜:哈,也好,免费酒店,我又有机会游一游上海。何乐而不为。
因为这个美丽的错误,我有个美丽的上海夜晚,虽很短促….

[待续….请点击 上海一夜 (2)]

Read Full Post »

Merry Christmas to everyone !

圣诞快乐!

Read Full Post »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今天突然想到,我已很久没写有关美食的贴字了。 因为,我已很久没为食物拍照了。Ed受不了我在吃前将桌上的食物挪来挪去, 硬要为我们的食物’ 摆一摆姿势’,以拍出好照片。他现在禁止我在吃前拍照片,以免影响胃口,要我们安心吃就好了。其实,在餐馆对着食物疯狂拍照,顾客总会投以好奇的眼光,我也蛮不好意思的。 嘻嘻!

今天,我找到旧照片,要为大家介绍介绍蒙特利而驰名的烟肉。

烟肉其实是一种古老的肉类腌制法。简单来说,人们用盐,各种香料调味料来腌制肉类几天。这样可以将肉中的水份抽出,以防止细菌滋长。接着,将肉类放在火上面的烟‘烤’ (注:不是放在火里烤,只是用烟来‘烤’)。古人发现烟有防腐作用。在远古时期,没有冰箱,这样可以防止肉变坏, 主要是不要浪费食物, 和收藏起来以备收成打猎不足时吃。加上烟味让肉更好吃。算是两全其美的方法。而且,用不同的木起的火,会’烟’出不同的‘烟味’。

有些欧洲犹太人保存了这种烟制法。当他们移居北美时,也将这种方法带进北美。它那种在肉类留下的独特‘烟味’,使它开始普遍起来,尤其在蒙特利而。现在,烟肉已成了蒙特利而的到地特色。

(以上两张照片来自Schwartz’s的网页

我第一次去蒙特利而时,Ed无论如何要带我去著名的Schwartz’s 餐厅吃。Schwartz’s 的烟肉是当地最有名的。记得,我们晚上去时,队伍排到街上至少一尺远,听说常常是这样的。我们不想排,等到第二天三,四点才去。还以为这段时间不是午餐时间,也不是晚餐时间,我们该不用排队吧。怎知,还是排了二十多分钟的队。我俩还因为排队排得‘火’了,为无聊小事吵了起来。但我们一吃到好吃得不得了的烟肉,‘火’就消了,因为排队是值得的 😉

加上,这间餐厅有七十多年的历史,从没搬迁,也没特别装修过。里面只长长桌子几张,小桌两三张。如人少去,通常要和别人同桌。烟炉前有一张长长的高桌,一个人来吃的,喜欢坐在那,一边吃,一边看人‘烟’肉。虽有点窄,又有点乱,我倒觉得很‘古色古香’,很特别。我吃得津津有味。

听说,因为烟肉很受欢迎,但古老的腌制和烟法很花时间,所以有些餐厅会加上一些化学物来催促过程,或加强烟味。 Schwartz’s那么远近驰名,也是因为他们自称一点化学物或防腐剂都不加。一切按照古老方法。我看到一大堆一大堆的肉放在一旁时,其实有点怕。可是,还好我们没拉肚子。我想,古老方法该还管用。

当我最近去蒙特利而和一位来渡假的朋友聚聚时,他一见到我,就告诉我Schwartz’s 的烟肉多好吃。我哈哈大笑,说我也很喜欢呀!:)

please click here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Read Full Post »

[rockyou id=95723831&w=426&h=319]

我’有幸’体验到多伦多近十年来最严重的暴风雪。

昨天一整天,雪不停地下,不停地下….

我和Ed穿得厚厚地跑出去‘赏雪。

因积雪有20至30公分高,步步艰辛,才绕公寓一圈,我已气喘如牛。

今早,雪小了,轻轻地飘。

太阳跑了出来, 人们也出来了。我也出去拍拍照片。

阳光反射在洁白的雪上,好美好美。

人们暂抛开要清理那么多的雪的烦恼,先快乐地享受….

I was ‘fortunate’ enough to have the chance to experience the worst snowstorm in nearly ten years in Toronto.

The snow was pouring non-stop yesterday.

Ed and I went out during the storm, well, for an experience. It was rare chance.

The streets were covered by 20 to 30 cm of snow and was extremely difficult to walk.

We only walked around our apartment but I was already quite exhausted.

This morning, though still snowing, only lightly.

Sun is out, people are out too. Me too, taking my camera for some photos.

Temporarily ignoring the need to clean up the mess, people want to first enjoy the sunshine-filled beautiful snowwhite city ….

Read Full Post »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刚刚才看到加拿大的气象台预测, 这个星期六晚开始至星期天,有些地区, 包括多伦多, 会下一场大风雪。 多伦多积雪可能会高至15到25 公分,有些地区会有超过40公分的积雪! 不但下大雪, 也会刮大风和下冰雨。 这种天气最危险。气象台特别警告人民路上一定要小心,必要时改变计划最好。

这星期天傍晚,我本来要出席一个佛教集会。我已收到通知,所有集会将取消。几个小时前,我和Ed还没看天气预测。 那时,我们还兴致勃勃,要叫几个朋友星期天出来吃点心。为安全起见,这计划可能要泡汤了。看来,我们还是乖乖呆在家里煮饭看书好了。这里的生活就是这样,很看天气’做人’。 要常查天气预测,计划要随天气更改。

今年,雪不但下得早,还下得又狂又频密。难怪前阵子有预测说,今年冬天可能是十五年来最冷的。这是我在加拿大的第二个冬天,还好我已开始可以忍受这种冰点下的生活。而且,也不坏,我去年没缘过白色的圣诞(去年第一场雪在12月28日才下)。今年该如愿以偿了。现在,整个城市是白色的,加上家家户户已装上五彩缤纷的圣诞灯饰,已经很有白色圣诞的情调了。

欣慰的是,过了圣诞的两天后,我就会回马享受太阳普照的日子。可是,却有点担心从零下十度的冬天,突然变到三十度的炎热夏天,我最好不要病才好。我该开始煮药材汤‘补补’自己了!

please click here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Read Full Post »

(picture from http://monsterfactory.net/)

两星期前去One of A Kind Show逛。

它是一个在圣诞前,让艺术工作者卖他们的手工艺品的展览会。

很多消费者喜欢去,因为你可以在一个地方找到很多你想要买的圣诞礼物。

在美加欧澳等西方国家,人人可以花上好几千元在圣诞礼物上。

这种展览刚好迎合了这种市场。

它蛮大型的,有很多很精致特别,美丽可爱的手工艺品。

我向来喜欢看手工艺品,所以每个摊子都细心看。

还好,那天Ed心情好,有耐心陪我逛那么久。

我啊,看到很多都很心痒很想买,还好意志坚定,没乱花钱。

只是,买了个花瓶给Ed一个好朋友当圣诞礼物。

我也买了两个‘妖怪’公仔给弟妹 (右图,上图是它们的一家大小:) )。

我很喜欢,自己也很想要哟,可是我已有很多公仔了,这次还是省一省吧。

Ed叫我买一件我喜欢的手饰,就当是他给我的圣诞礼物。

可是,太多选择了,我三心两意,选到头疼,就决定不买了。

我见到一顶我很喜欢的冬天帽子(右图),可是我就要回马了,也不会用到,就不买了。

我也服了自己,‘省功’(节省的功力)一流。

其实没买什么也好啦,不然当我看到我信用卡的账单时,一定会后悔。

please click here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Read Full Post »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原本, 几天后,我就会回马。一来,是要避一避这里的严冬。二来,是要出席共三场的婚礼。可是,最后还是改变主意,刚巧找到机票,就决定留到圣诞过后才回马。因为,圣诞在这里大过天。就如农历除夕一样,要一家团聚。我知道Ed和他家人希望我可以多留几天。所以,就留下来过圣诞。而且,去年的圣诞不是白色的,有点失望,今年雪下早了, 应该可以如愿以偿。

现在想起来,我也还没见识过马来西亚华人的婚礼。我在澳洲那么多年,马来西亚的朋友结婚,我都没机会出席。在澳洲,虽有参加过华人的婚礼,但都有点西化的。我还没见过什么兄弟们上新娘家‘抢新娘’啦,什么玩游戏捉弄新郎新娘啦,还有什么媒人婆尽说好听的话啦, 等等。这次回马参加婚礼,正好让我这个也开始有点西化的华人开开眼界。

只是,改了机票后, 我会错过一个怡保朋友的婚礼。很可惜。那婚礼是我很期待的。因为,在较小的城市举行,应该会较吉隆坡的传统, 也较不同其他两个婚礼是在吉隆坡)。我这个朋友也是在澳洲住了十多年。这次回马结婚,主要也只是让马来西亚的家人开心就是了。 我有几个在澳洲住的朋友都是如此,他们是一点都不用操心婚礼的。一切交由父母办,他们想怎样搞就怎样搞。总之,到时候,飞回马,出席婚礼,露个面, 一切照做,和亲戚打个招呼,就可以了。婚礼嘛,老人家开心就是了。

我曾听说过,有些朋友(不论是华人或洋人)因为婚礼和家人闹不满。也难怪,两代人的观念不同了,要办的形式相异,磨擦是难免的。有些华人朋友爱开玩笑说,她们的婚礼哪是她们自己的婚礼,其实是她们妈妈或家婆的婚礼。一切听她们就是了。华人传统尊重长辈。有些人觉得,算了啦,不然关系没弄好,嫁进去就难相处。可是,我有些洋人朋友对我说,如我结婚,一定要搞个自己开心的。这是一世人一次的,回头缅怀的是自己。别人意见听得多少啊。哈! 真是华人和洋人的观点不同。我觉得各有各对。只是,洋人性格较不记仇,过了就忘,相处不会太难。华人嘛,有可能会碰礁哟。

说起洋人的婚礼,前阵子,Ed带我去一个他好友的婚礼。在高尔夫球场举行。很小,才五,六张桌子。那五,六十人是新娘新郎最亲近的家人亲戚朋友。搞笑的是,他们想到可能有人不爱跳舞,给我们猜字游戏玩。新郎还有时间过来和我们玩上好一会儿 (如图)。我好喜欢,感觉好亲切,认识了些新郎新娘很好的朋友。我们真的是为新郎新娘庆祝,替他们开心的。可是,有些婚礼,有超过三百多人。我啊,坐在远远看我穿得很漂亮的朋友,可是却一句话都说不上。 当然,心中很替他们开心,可是也同时在婚礼上碰上一些人其实一点都不认识我的朋友或朋友的另一半。问起他们,关系差上几千万里。有时会疑惑,他们在这里是不是真的会替我朋友找到一世伴侣而开心。

唉呀!我啊,在这里啰哩啰嗦,又不是我的婚礼。嘻嘻!怎样都好,真的很替我那三个结婚的朋友开心。很期待见证他们说我愿意时的那刻…

please click here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