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07年2月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for translation)

奥斯卡过了。义论纷纷 – 它的结果。

有点失望<Pan’s Labyrinth>没获得最佳外语片。这部电影是我最近非常欣赏的一部。

please click here to read more and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Read Full Post »

奥斯卡的晚上,抵达朋友 家时,她穿上晚装迎接我们。

她说,要像奥斯卡般,晚装红地毯。

我们喝着鸡尾酒看颁奖典礼,果然有点奥斯卡的感觉。

她先生, 把提名名单影印出来。每人一张,在颁奖礼正式开始前填好, 要看看谁猜准几项。

看着时,Ed告诉我,他有一位朋友曾拿过奥斯卡奖。 当然不是大奖项,只是小小的。问他,他也说不上来到底是哪一个了。

我听了,说:“我给你十年时间,你可以拿一个奥斯卡给我吗?”

Ed是在电影及动画这行做的。他曾做过几部大片,也见过一些有名的大人物。

我想,应该也会有些可能的。

他嘿嘿带过,说:“你才该拿个奥斯卡给我!”

再说:“你拍过纪录短片,就拿个最佳纪录短片奖吧!”

我发梦时,就有可能。

那晚很开心, 因为与几个朋友看奥斯卡直播很难得。虽然,对一些奖项的结果感到有些意外。

晚上睡觉时,希望发一个得奥斯卡的美梦…….

click here for English

Read Full Post »

星期天中午,与几位朋友出来饮茶(即吃点心)。饮茶时,朋友们提到奥斯卡颁奖典礼。决定晚上时一起看。在北美,奥斯卡是大件事。电视有直播。 我很期待,因为喜欢电影。加上,在澳洲因时差,都没看过直播。

在饮茶完,我们去一间我们很喜欢的咖啡店喝咖啡。

这是我的奥斯卡中午…..

On Sunday afternoon, we went to a Chinese restaurant with a few friends for dim sum lunch.

The Oscar would be showing live that night, we wanted to watch it together.

In North America, Oscar is a major event. I was really looking forward to watch it live because never had a chance in Australia due to the different timezones.

After lunch, we went to a coffee shop we like for coffee.

This was my Oscar afternoon…

Read Full Post »

大约两星期前的一天,气象电视台报导:“This is a major event!” (中文翻译该是:大件事 !)

该算是的。一场暴风雪在那晚降l临加拿大的东南部。多伦多有15公分的积雪,有些地区的积雪高达40到60公分。

之前的晚上,雪已下得很大。醒来时,满地已铺了厚厚的一层雪, 雪还在下着。

这是我从我那第十层 楼见到的雪景

About two weeks ago, one day, the weather network said : “It is a major event !”

That’s right, there was a snowstorm warning in South East of Canada overnight. Toronto had 15cm snowfall and some places had up 40-60cm snowfall.

It was already snowing heavily the night before. When I woke up in the morning, everything was covered by think snow and it was still snowing.

This is the view I saw from my unit at the 10th floor。

驾驶在这种街上是非常困难的。通常的驾驶速度是10到20公里左右。很多车辆会卡在雪路中无法前进。有时,只有出来推车才可继续上路。可幸的是,这里的司机都理解及有耐性。

Many cars could not move properly, and they drove in snail pace, around 10-20km/hour. It was common that cars stucked in the middle of the roads because of the snow. Sometimes, drivers had to come out from the car to push it to run again. Thankfully, the other drivers here were pretty understanding and patient.

 

我们都很兴奋,赶快穿了层层的厚衣,出去拍暴风雪景。

We were quite excited by the snowstorm, quickly wrapped ourselves with layers and layers of clothing, went out to take some photos.

第二天早上,雪已停了,路也已被清理。

The snowstorm stopped the morning after, and the streets had been cleaned.

可是,我们家的窗都结冰了,开不到!! 没办法,这是在加拿大生活的一部份……

However, I could not open my windows because they were all frozen !! Well, this is part of life in the winter here….

Read Full Post »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for the translation )

刚搬进这栋公寓时,我们对这公寓的管理员没什么好感。

在加拿大(澳洲也是),租屋者未搬进房子前,有权将房子清楚检查一遍,填好一份有关的报告 (condition report) 交给公寓的代管公司以做存档。

可是,当我们做这份报告时,公寓管理员的态度非常差。不停催促我们, 也不让我们好好检查。

他大声地说:“不用检查啦!都没问题。签名吧! 我要放工了!” 那天是星期五,才中午三点钟。

Ed一向谨慎。不好好检查,怕有什么坏了,到头来要我们陪钱。

Ed说:”不如, 你先回你的办公室。给多我们十分钟, 就可以了。我们会把报告亲自拿去你的办公室交给你。”

他不肯, 要盯着我们, 继续大小声地催。

Ed被催得火了,与他吵了起来。

两个大男人吵起来,我夹在中间, 什么也做不了。

争执了一轮, 勉强检查好房子。公寓管理员气冲冲地拿了报告走了。

Ed也气冲冲地打电话给他的老板投诉他那不专业的态度。

那公寓管理员看起来是中国人,像是刚移民过来的。英语说得不灵光。

Ed气消了后,知道 如果关系不修好,对我们不利。虽然, 不是我们的错。

因为,如果房子内有什么要修理的, 就难找他帮忙。虽然,这也是他份内的工作。

这个修好关系的责任Ed 交给我做。

他说:“你可以跟他说华语。这个地区没有多少华人,他一定会有亲切感。”

终于,有一天, 我们的厕所漏水, 他来修理。

他也不多说两句, 脸总是黑黑的。

修好后, 就要走了。

我用华语说:“谢谢你!”….” 你是从中国来的吗?”

他马上用英语说:“对不起!我听不懂广东话。” 说时,头只是望着地上。

我再用比较标准的华语说:“抱歉, 我说着国语(中国人称华语为国语)。”

他突然听懂了,头抬起来,脸上闪过一丝在异乡遇同乡的开心笑容, 用华语说:“对啊!我是从中国来的。你呢?”

我微微一笑,说:“我是马来西亚华侨。”

他称赞:“你的国语说得很好啊!”

临踏出门前, 他问:“小姐,如何称呼?”

我说:“叫我雪芬可以了。下雪的雪, 芬芳的芬。”

他说:“雪芬, 很好听的名字。 有什么问题再找我。 下次见!”

关门前, 我再见到那一个笑容….

please click here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Read Full Post »

年三十晚在Ed父母家过夜。

大年初一早上,我穿了一件红衣,对Ed父母说了一些好意头的话。 过年嘛!Ed父母给了一份红包。

他俩老人家去教堂。我和Ed跑去Caledon。 听说,这里的风景很美。尤其是在秋天枫叶转颜色时。

我没看到枫叶转色, 我看到冰结的瀑布(如下图)和湖泊。 另有一番风味。

中午时,Ed父母煮了港式年初一午餐 – 牛肉粥, 亲自做的萝卜糕,还有芒果年糕及红豆椰糕。

午餐后,我和Ed就回我们自己的家。晚上,吃年三十剩下的菜….

新年可算过了。明天是星期一。在外国,一切照常。

Read Full Post »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for translation)

在年三十晚,我和Ed回他父母家吃团圆饭。

Ed在加拿大长大,性格很洋化,农历新年没洋历新年重要。我则相反。要不是我跟他说回家吃饭很重要,他可能就免了。

他们一家从香港移民来加拿大已有三十多年。刚来时,语言不通, 生活艰苦。那时,华人很少,华人的物品当然也少。这么多年可能也没有好好庆祝过农历新年,加上这里也没有公共假期。传统要保也难。

所以,这里不讲究 – 没要把家里佈置得红东东,没要穿红的, 没什么都要新的。 当然没新年歌之类的。

Ed在美国工作近十年,从来没回加拿大过农历新年。我则刚到这里,是他家里的新宠 – 华人, 懂得读写讲中文,懂得一点点的传统。 虽然,我在澳十二年,家人一直在马。我也每年都回马过年。想起来,我可能比他们老人家还传统。

因为难得Ed和我都在多伦多,加上碰巧是周末,Ed不用上班。他俩老人家煮了一满桌的好菜,有龙虾,冬菇江鱼翅发菜,清蒸鱼,白切鸡,芥兰菜,及冬菇鸡汤。吃了一整晚。 我与他父母谈谈马来西亚华人如何过年。Ed什么也不懂,只是在吃!

我虽然想家,想念马来西亚的新年气氛 可这里也算有个丰富及像家的团圆饭。

这里的卫星电台也有播贺岁节目。

晚上,给妈妈摇了个电话。 电话线很忙,很难才打到。 马来西亚已是年初一。 没说到几句,妈听不清楚,因为一家大小已在“疯狂”地及很吵地打麻将!

放下电话,带着那一点点的新年感觉入睡...

please click here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