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Posts Tagged ‘language’

Spending 3 months in Malaysia and Australia respectively this year, and now that I am in Canada, I have to admit, sometimes, I feel like a very ‘confused’ lady, regardless where I am.

Well, the story begins when I realise I use different words to describe the same thing. Then, I get confused and people around me, either don’t quite understand me or get confused too.

(更多…)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小时候, 很爱阅读, 是个书迷。就是因为常躺着看书,常在动摇的巴士内追小说,常顾不了灯光暗淡还是放不下书本,我变了个千度大近视。

上了大学后,虽还是常看书,可是少了文学,多了课教本。或看的是电脑。唯一接触文学时,是每个暑假回马追金庸武侠小说。不过,那也是好多年前的事。已忘了追小说的感觉很久了。阅读文学书籍这个好习惯早已慢慢在我的日常生活中消失。

现在回想起,我虽曾爱看小说,可是都是以华文书为主。 对英文的文学世界真是一无所知。在澳洲书店见到琳琅满目的英文小说,可真是不知从何看起。所以,要多看英文书的心常不了了之。

至到遇上Ed才稍有改变。Ed爱看书 (只是英文书,他不会中文)。他常鼓励我多阅读英文小说,因为他太受不了我很烂的英文。他说,‘拼命’阅读可较快地加强语文能力。这个我当然知道啦。可是,他的亲身体验还是给了我很大的鼓励。他七,八岁移民来加国时,英文很不行。就算到了中学,还是不过如此。一直到他拚命阅读,书写能力才开始大大地进步。

这个我也明白。我在澳洲住了那么多年,英文虽已比以往好,日常的沟通也没问题。可是,还是有很多时候有些词不达意,也写不出漂亮的文章。现在,手头上有些时间,所以决定好好啃书充实自己。

于是,Ed常带我到书店逛。他会介绍我一些好的作家。我则会站在那读上几页,看我喜不喜欢作家的风格。加上,这里有很多二手,或便宜卖过时畅销文学书的书店。Ed弟弟的妻子也很爱书。上次见她,给了我一大堆书看。

渐渐地,我又开始爱上了阅读。最近,除了中文书,也看了蛮多英文小说,对英文的现代文学界也开始有多些了解。

很开心,把遗忘了的好习惯重拾起来。也添加了新的阅读习惯。语文能力虽没那么快进步,可是书中的‘黄金屋’已找到….

please click here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Read Full Post »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前两天去了蒙特利尔 (Montreal)一趟。这次只去了一个晚上,纯粹是去见一见一位朋友。我第一次去时,是约三个半月前。那时,还是夏天。可是,一直来懒得写一篇有关蒙特利尔的贴字。因为它的历史太悠久,和加拿大的关系太复杂,要写好一篇贴字,很花工夫。所以,一直拖延到今天。

蒙特利尔是魁北克 (Quebec)省的省市, 它有三百多年的历史。魁北克省和加拿大有一段奇特的历史关系。简短来说,魁北克省曾是法国的占领地。在一场法国和英国世界主权斗争的战争后,英国战胜因而得到了魁北克。后来,加拿大独立后,成为双语国也是因为魁北克省。

please click here for the rest of the entry and its English translation

Read Full Post »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for the translation )

刚搬进这栋公寓时,我们对这公寓的管理员没什么好感。

在加拿大(澳洲也是),租屋者未搬进房子前,有权将房子清楚检查一遍,填好一份有关的报告 (condition report) 交给公寓的代管公司以做存档。

可是,当我们做这份报告时,公寓管理员的态度非常差。不停催促我们, 也不让我们好好检查。

他大声地说:“不用检查啦!都没问题。签名吧! 我要放工了!” 那天是星期五,才中午三点钟。

Ed一向谨慎。不好好检查,怕有什么坏了,到头来要我们陪钱。

Ed说:”不如, 你先回你的办公室。给多我们十分钟, 就可以了。我们会把报告亲自拿去你的办公室交给你。”

他不肯, 要盯着我们, 继续大小声地催。

Ed被催得火了,与他吵了起来。

两个大男人吵起来,我夹在中间, 什么也做不了。

争执了一轮, 勉强检查好房子。公寓管理员气冲冲地拿了报告走了。

Ed也气冲冲地打电话给他的老板投诉他那不专业的态度。

那公寓管理员看起来是中国人,像是刚移民过来的。英语说得不灵光。

Ed气消了后,知道 如果关系不修好,对我们不利。虽然, 不是我们的错。

因为,如果房子内有什么要修理的, 就难找他帮忙。虽然,这也是他份内的工作。

这个修好关系的责任Ed 交给我做。

他说:“你可以跟他说华语。这个地区没有多少华人,他一定会有亲切感。”

终于,有一天, 我们的厕所漏水, 他来修理。

他也不多说两句, 脸总是黑黑的。

修好后, 就要走了。

我用华语说:“谢谢你!”….” 你是从中国来的吗?”

他马上用英语说:“对不起!我听不懂广东话。” 说时,头只是望着地上。

我再用比较标准的华语说:“抱歉, 我说着国语(中国人称华语为国语)。”

他突然听懂了,头抬起来,脸上闪过一丝在异乡遇同乡的开心笑容, 用华语说:“对啊!我是从中国来的。你呢?”

我微微一笑,说:“我是马来西亚华侨。”

他称赞:“你的国语说得很好啊!”

临踏出门前, 他问:“小姐,如何称呼?”

我说:“叫我雪芬可以了。下雪的雪, 芬芳的芬。”

他说:“雪芬, 很好听的名字。 有什么问题再找我。 下次见!”

关门前, 我再见到那一个笑容….

please click here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Read Full Post »